2020年02月29日 星期六
當前位置:首頁 >> 資訊中心 >> 協會動態 >> 網來學院丨阿里巴巴集團:數字科技在科學防疫的應用和實踐案例(視頻+全文)

網來學院丨阿里巴巴集團:數字科技在科學防疫的應用和實踐案例(視頻+全文)

更新時間:2020-02-23 12:34:26  

各位網友晚上好,我是第一次,可能也是人生中唯一一次戴著口罩給大家做數字科技的直播。我今天題目是“數字科技在科學防疫中的應用案例”。很多年輕網友們,可能對17年前,2003年的非典沒有特別多感受,那就讓我們先來回顧一下,因為這兩次疫情像兩次放大鏡,透視出整個中國經濟和數字時代的變化。

2003 VS 2020兩次疫情

17年間互聯網迭代了兩次

    過去17年,互聯網已經迭代了兩次,不僅是從2G到了4G,甚至可以說到了5G前夜,更重要的是整個人類生活的方方面面經過這兩次互聯網升級,已經變成了每一個人生存的必須。不僅如此,更大的區別就是中國已經在今年變成了全球第二大經濟體,其中數字經濟在經濟總量里已經占據了1/3,并且成為中國經濟體增長非常重要的動力。

還有一點,2003年也是我本人真正接觸互聯網的一年。那時我們開玩笑說,我是一個IT老兵,當時用叫“狗哥”的東西,這是一個戲稱,就是今天的谷歌。那個時候搜索,大家喜歡玩一個游戲就是搜索自己名字,我當時搜索“劉松的名字得到結果是一個“農民劉松養蛇致富”。3年以后,也就是2006年,當我再次搜索劉松這兩個字的時候,變成了“養蛇大王劉松…”,早期互聯網賣蛇的故事。其實,互聯網在2003年有一個巨大的變化,那時候大多數人剛開始用門戶網站和搜索,今天的電商支付社交完全沒有蹤影,今天鼎鼎大名的淘寶也是在2003年才問世的。

互聯網高速發展二十年

中國網民的在線生存

今天,我們再看兩次疫情,作為一個放大鏡看到中國老百姓的數字化生存。今天在線看直播已經是生活中的一部分,我們是進入數字化生存的一代人,甚至平常到已經感覺不到,每天叫外賣、在線娛樂、看電視劇,包括所有的人與人之間的聊天,年輕夫妻在家里都是在床上通過移動端做交互,這也是很有意思的地方。對于中國大多數人來說,我們的生活、工作和社交,都已經被數字化,在很多領域中國人的數字化生存,遠遠超過了歐洲和美國等一些發達國家。中國人平均看電視的時間是1.5小時,北美現在是3.5小時。近一個月來,因為疫情在家,數字化生存環境變成了一種社會緩沖器,使得我們有了一個數字空間可以有躲避的地方。如果同樣是2020年的疫情,讓我們采用2003年的數字基礎設施,想象一下會怎么樣?那個時候大多數人對于上網就是瀏覽器看網站,只有一個電腦,也叫不到外賣,更沒有盒馬,2003年和2020年有著非常大的區別。

抗疫就是與時間賽跑,數字化就是唯快不破

——難點在于運用數字技術的理念和機制

    今天的主題,病毒和信息之間是什么關系?本質上講,病毒作為一個精簡的沒有細胞核的生物,它的傳播就是一種信息復制機制,它是人肉之間的傳播。病毒傳播的距離小于人類能說話的距離,人與人之間只有溝通上才能傳播。但是,比特、數據能傳播的距離,借助全世界的30多億部智能手機,是以光速傳播的,也沒有地域限制。所以,理論上講,傳染“病”的本身、病毒本身的治愈是靠醫療工作者、醫療科學家的辛勤工作,但是控制“傳染”這兩個字,是我們信息工作者,是我們互聯網人很重要的使命。

    抗疫很大的一個挑戰就是抗傳染。這個角度上講,數字化最重要的意義就是快,唯快不破。光有技術是不可能的,今天全世界有30多億部智能手機覆蓋了我們生活的方方面面。但是,在我們的醫療、防疫、傳遞、應急里面怎么去運用數字技術?這是一個非常大的課題。數字化拆解成三個關鍵詞:數據化、移動化、云化。我這里面講一些很小的例子,在這次疫情里面,我們幫助了很多地方政府上線了一些疫情防控應用,每一個幾乎都是“時上”,就是以小時為單位上的應用。每一個人和人之間的組織擴散都是秒回,通過釘釘這種方式做到秒回。

兩周以前,釘釘開始上線在線教育和在線辦公的時候,要求瞬間能夠擴大到數萬臺機器,這借助于云計算分鐘級的擴展力。很多網友不一定了解今天云計算在疫情中的運用,看到的東西更多是在線上,就是你的生活線上化,你的辦公線上化,上學云課堂也在線上化。但在背后,基礎設施是由云計算,是由上云來支持的,這就是我們講的數字化、移動化和云化共同形成了這次整個生活、生產、社交線上化的整個過程。

杭州@浙江—可供借鑒的抗“疫”數字化實踐

具體以杭州乃至整個浙江為例,這次浙江省和杭州市在整個用數字技術抗疫里面變成了中國非常領先和受人稱贊的地區。第一個是系統上線的速度,比如發熱門診的登記系統、快速上線的疫情信息處理系統都是以小時為單位,幾乎現在每一個項目,包括現在做的健康碼平臺,幾乎都是按照12、24小時來上線的,每個城市的系統幾乎都在數十個小時內得到了解決。浙江省也是最早啟動重大突發公共衛生事件一級響應的,這是因為浙江通過大數據知道,春節之前已經可能有幾十萬來自湖北的人回到浙江。這里,數據和分析能力為政府決策,構建疫情防控防控一體化體系,以及現在正從防疫過渡到復工關鍵時刻的健康碼等工作等,起到了關鍵作用。整個浙江和杭州背后不僅是剛才講到的數據化、移動化和云化,更重要的是,如何在涉及幾千萬人的省份里運用這種技術,對人力組織和資源調度進行指導。

大數據抗疫:精準分析疫情,智能高效防控

最近大家經常講大數據對防疫帶來的價值,這兩天院士、專家們也講了。浙江省也是最早通過大數據預見到應該要采取大規模防疫行動。雖然浙江省是靠前的疫情區,但病人都得到了較好照顧和精心的治療。目前,全省正在快速、有序的進入復工狀態。這兩天浙江地市都開始大規模地通過獎勵火車票的方式,組織專列,讓大量復工人員回到城市。這都是數據精準分析疫情和智能高效防控帶來的價值,防控是要用數據智能去做的。

 釘釘組織在線:浙江線上疫情防控作戰指揮室

    大家知道釘釘火了,00后在釘釘上聽課學習,課堂用到在線教育模式成為云課堂。在組織在線里面,浙江?。ㄒ驗樯婕暗缴锨说恼{度、幾十萬辦事人員的調度)通過一個在線平臺讓他們交互起來,讓他們在每一個群里面,通過組織精準的DING,來讓他們能夠快速調度,并精準地去推動到街道的精準防疫,這是通過釘釘達成的線上防疫,這樣人和人之間的互動和協作就變的簡單高效。其實,數字技術涵蓋了從C端到G端全方位,每一位公務員、每一位社區管理人員,甚至每一位物業人員,都能夠用它來得到精準地開展工作。我們現在進出小區可能還要用入門條,實際上現在通過這樣一個調度,通過健康碼,就可以把人員流動都變成線上化的邏輯。

政府在線:浙里辦、贛服通等疫情防控互動平臺

浙江和江西兩個省份,疫情之前也是在互聯網政務建設全國靠前的省份。在疫情期間,一個是“浙里辦”,一個是“贛服通”它們對抗擊疫情發揮了關鍵作用,比如杭州使用“浙里辦”向新市民免費發放口罩,只要登錄、申報就能夠得到政府有序派發的口罩。這是一個非常重要的模式,也是我們這幾年做的非常好的“互聯網+政務”。當然,在這次政府公共服務中,具備倆良好信息化技能的市民也起到一個非常好的作用。但前提是這個應用已經有準備了,并且后臺的數據也是打通的。

社會化協同:保障捐贈物資快速通關

在社會物資的捐贈上,大規模物資運到湖北和武漢的時候遇到了各種各樣難題。包括現在還有道路不像平時那么通暢,因為各個區域都有不同的閘口。如何能夠保證口罩的運送,比如整個疫情期間到19號為止,阿里一共從海外調度了960萬個口罩到疫區。但是這些口罩怎么能從南非、日本通過上海海關進來,幾乎零延遲地送到武漢的協和醫院呢?這背后也要通過數字化打通中間所有鏈路,并且能夠恰當地通過工作流的方式,告訴上海海關說這一批物資,是給到最緊迫的武漢醫院的。這樣通過數據跑腿,而不是人跑腿的方式,大大提升了效率。我們一直講的一網通辦,不見面審批也變成了這次政府服務社會運轉非常重要的方式。在大考之前,很多數字化的便利當時是輔助,今天變成了剛需。同時,通過精準調度,避免老百姓的恐慌性消費。我們面臨的難題不僅是疫情本身的物資應對,還包括因為輿情而產生的恐慌性物資需求。所以整個疫情的發生,對社會產生了很大的壓力,運用好數字技術的理念,以及恰當地使用一種流轉方式協調多個主體之間的配合,變成這次抗疫非常重要的最佳實踐。

鄭州——快速打響數字化疫情防控阻擊戰

不僅在浙江、江西,我們也在鄭州做了全體系的數字化一體化防疫系統。像大年三十48小時搭建一個發熱門診系統,現在已經上線,并且整個疫情期間的數據,全部匯聚到一個大的數據平臺上,并且也用了人工智能疫情機器人去服務每一位老百姓?,F在每個人通過手機要查一下最近的小區還有沒有疫情,有沒有在自己的旅途上遇到疫情,其實背后都是要通過數據和人工智能。包括智能外呼的功能,因為現在靠人打電話已經打不過來了。

“算力+算法”成為科研加速器

科研方面,我們看到在疫情剛剛發生幾天的時候,阿里云就把AI計算資源開放給全世界,現在大家都是希望用已有藥品去適配新的病毒去制作疫苗和藥物,看看能不能起到輔助作用,這里面有大量計算需求,實際上過去幾年已經在制藥廠開始嘗試了,通過大量的算力和算法來加速藥物匹配。另外一點,在這次疫情里面特有的核酸檢測,因為核酸檢測不是100%準確,它只掐住兩個關鍵的基因,一旦病毒產生變異就無法檢測出來。這個時候我們跟浙江的科研機構合作,通過全自動的基因測序,為這些在核酸檢測里面不能夠完全確認的提供了一個補充,即使最關鍵的檢測,現在我們都知道檢測是發現和診斷病人的瓶頸,通過人機結合的方式,通過全基因組的測序與核酸檢測結合的方式,提高更高的效率。這是我們看到現在有的云計算和算法帶來的潛在價值。

2億人在線開工——釘釘在線辦公

從這兩周來看,我們看到有2億人在釘釘上可以辦公。今天已經復工的大多數企業,大多數企業都已經開始在過去兩三周里面大量用釘釘進入在線辦公模式。在家里辦公有一些企業,甚至比原來效率還要高,這也是一種在線辦公的普及。我們也看到這個技術更大的意義不在于疫情期間,而在于以后我們的在線辦公會大幅降低交通的成本、時間的成本,有的時候為了開一個小時的會,路上的時間需另外加2個小時,所以有些會就可以通過視頻的方式,現在我們已經不得不采用這種方式了。

“聽課不停學”——數字化普惠邊遠地區

云課堂今天有接近1.9億人通過在線學習的方式在學習,就連小學生也都知道釘釘是什么。另外,對于邊遠地區以及全國各地的學生,比如說黃岡中學高三學生,現在是他們最關鍵的時刻,如何保證他們還能夠繼續去補課,為他們的高考沖刺,這個時候的數字化技術,對于每一個人群都產生了普惠價值。

“平時的便利 “戰時”的剛需

在生活服務中,過去的三五年我們已經習慣了各種外賣、本地生活、盒馬鮮生超市。首先在武漢,在過去十幾天里面,我們確保了在武漢接近20家盒馬店精確配給醫護人員,讓他們能夠吃上他們想吃的東西,這對于一線補給是非常重要的,不僅包括醫療物資,還有生活物資以及民生服務。如果這些電商、外賣、生鮮都能夠保證的話,老百姓心里不慌。同時很多人都變成了廚師,非常好的廚藝工作者。前提是要有這些數字化的工具,它不僅能為平時提供便利,而且滿足了戰時的剛需。

疫情關鍵期的三大戰役:

社區防疫、企業復工、人口流動

現在我們面臨的一個環境,就是在未來兩周,甚至到1個半月里,大多數省份還面臨著三個戰役,第一個是社區防疫,因為有大量的人口都回到了大城市及工作地;第二個是如何保證復工到復產的工作越來越扎實,有更多的工廠開起來,否則整個中國的工業制造供應鏈就會受到巨大影響,甚至會對全球30%的制造業也產生影響?,F在的情況就變成了你怎么去解決既能夠防疫,又能夠推動企業復工。還有一個是人口流動,人口流動就是我從這個省到了北京、上海、廣州,這種跨領域的追蹤和跨領域的人群追蹤怎么辦?這里面有很大的學問。

社區防疫=民眾在線+社區在線+政府在線

用一個關鍵詞說,就是今天移動互聯網和數據化給我們帶來的“在線”這個詞。我們讓每一位老百姓的手機上都能夠知道所有應該知道的信息,同時每一個物業和每一個工廠里的管理人員知道自己的員工哪些人是在家休息的,哪些人應該來上班,這其實是目前用數字技術解決這個問題的很關鍵要素。另外,政府也能知道目前整體經濟情況怎么樣,哪些行業企業受到影響,都能用在線方式來解決。民眾、社區、政府,包括工人、工廠和地方產業主管機構,通過在線的方式,把整個的過程全部可視化。比如說,我們跟一個地方政府合作做了一個密切接觸者的智能篩查系統。每一位老百姓都能通過系統既能上傳自己的狀態,又能知道自己周邊小區的狀態。

管住重點人,放開健康人

杭州“健康碼”的復產復工

在杭州推動的健康碼,現在很多人都發現這是一個很好的方式,其實背后邏輯是把可能與敏感人群有關的人打一個紅碼,需要在家待14天后顏色會轉變;那些有綠碼的人必須天天打卡,才能保證大家知道他沒有接觸過其他敏感人群。通過這種健康碼的方式,最重要的是管住了重點人,放開了健康人。所以,在科學防疫的時候又能夠精準推動復工,給企業帶來一個不擔心的解決方案。很多企業這一兩個星期最焦灼或者最頭疼的是對于疫情期間的復工怎么解決?

定時推動疫情動態——防疫精靈

讓老百姓們心安的還有一種辦法就是隨時告訴他到底發生了什么?包括哪些食物甚至哪些藥品能夠幫助老百姓緩解擔心?這樣的信息也能用“防疫精靈”機器人通過人工智能技術來推送給你一個答案。短短兩周時間已經有幾百萬用戶去使用。

數字化,還能做什么?

為了應對現在遇到的抗疫三大挑戰,浙江市推了五色圖把人群的密度,哪些地方是更敏感的區域顯示出來。未來可能全國的傳染病在公共衛生系統都可能形成一個科研平臺,能夠逐步地去對病毒,包括它的傳播路徑,通過算力算法的方式,結合傳染病的流動動力學去理解其是如何擴散的。信息技術的價值,就是在于能夠通過大數據的方法、可視化的方法,看到病毒到底是怎么傳播的。雖然這次病毒特別狡猾,號稱有“140的智商”,它本質上是一個無細胞核的RNA生物,遠遠不能跟人類的智慧去比,所以在這種情況下,我們是有可能通過數字化、可視化的方法,幫助我們在一個大規模防疫里、以國家為單元的防疫里面去解決這些問題。

總結1:數字科技應對“傳染”是最有價值的基礎設施

我剛才講了數字科技更直接的是對“傳染”來解決問題,它變成對抗傳染最有價值的基礎設施。病、疫苗、疫情、包括醫護是我們的醫生、護士們解決。數字技術最重要的是對抗傳染病的“傳染”二字。所以我們回頭想想,其實經過對比2003年,雖然很多網友還小,面對2020年中國的數字基礎設施,我們已經發現,數字化基礎設施已經是這次對抗疫情非常重要利器,讓我們的生活、生存能夠在數字空間里面得以庇護。

    另外一點,疫情是鏡子,互聯網是放大鏡。今天我們看到數字技術覆蓋的地方,往往它的高效、透明和敏捷能夠通過互聯網世界投遞給現在抗疫前線,這是平時一種生活服務進入“戰時”生活服務的投遞和加持。

從局部到整體:城市數據治理及應急響應能力面臨升級

這次疫情也讓全社會開始對很多問題進行了一些反思,我想強調的是,在數字化生存,數字科技領域,我們會發現原來數字化、在線化、數據化可以干這么多事情。比如說,我們認為城市從局部到整體面臨數字化升級,雖然有了10多年的智慧城市建設,但是我們依然會認為,一個城市級別的調度精準對于人的服務都還是遠遠不夠的,所以在城市的數據治理和城市的應急響應方面面臨著一個巨大的升級機會。我們也認為,看到相對這次應變能力強,果斷、敏捷并且有數字技術的浙江這樣的省份、杭州這樣的城市,的確得到了數字技術的紅利。但是還遠遠不夠,因為我們這次在物資調度,多方協同方面依然還有巨大的空間。之前提過的新型智慧城市在這次的演練讓我們知道,數據需要打通,我們的傳感器、IOT要下沉到工廠里面,每個人應該有一個數字身份。

數字化供應鏈、物流體系的效率和輻射將更加深遠

在供應鏈里面,這次也是對防護產品一次全球供應鏈的考驗。同時,我們在這次生產制造里面的供應鏈,如果沒有一個數字化的系統來支持,也會變得很脆弱,在這一次防疫的空檔時期,如何通過數字技術既推動物流等供應鏈,又能夠推動整個全球產業鏈的數字化,尤其對中國目前的制造業來說是“生死之戰”。很多中小企業只有一個月的現金流,這個時候如何通過數字化依然能夠保持和下游的關聯,這是生死實戰。

百貨商場利用網絡直播彌補疫情影響

百貨商場由于有了線上化的方法,有了網紅直播,只是這次據說李佳琦受到了很大打擊,因為大家都戴口罩,所以口紅就賣不出去了。但是那些賣其他化妝品的人,至少把眼睛能照顧好的人,依然有很大的空間。所以,很多商場、商家都采用了線上化的方法,很多的餐館也通過這種方式投遞半成品,包括西貝、海底撈都通過這種方式,通過外賣的方式來緩解,這其實是一次超級模擬。當線下處于暫停,不能面對面吃飯的時候,怎么通過線上的方法繼續進行數字營銷。

戰“疫”的數字化底座讓業務不掉線

    很多品牌企業,包括像森馬、紅蜻蜓,他們也是通過這幾年數字化轉型里面的數據的中臺搭建,開始跟幾百萬用戶通過線上方法溝通。有一個例子,林清軒是賣健康護膚品的企業,這家企業在過年的前幾天,銷量急劇下降,它不得不在1月底、2月初啟動了全面的數字化營銷。這家企業面臨著極大的挑戰,結果出人意料地在2月份前面這些天,不僅原來比較弱的東北變成最大的營銷大省,同時總部武漢的銷量也基本上達到了去年的同樣水平。所以,關于數字化對于林清軒的巨大價值,他們的CEO專門也給阿里寫了一封信,原來講的理念升級、組織升級,還有系統升級和運營升級,這次確實派上了用場。中國現在的經濟拉動力70% 來自于消費。在疫情之后,怎么能夠拉動消費?數字化引起整個消費覺醒,尤其是對95后、00后來說,這是一個巨大的價值。所以非常模式會變成一種未來的模式。

   佛朗西斯·培根說過一句話,“一切幸運皆非沒有煩惱,而一切厄運皆非沒有希望”。我們可以從這樣的一次大演練里面看到更多可能對未來有價值的東西。我們回顧歷史,每一次大的瘟疫和疫情爆發,后面都有文藝復興,都有文明的重塑,從中世紀到1900年代的西班牙流感都產生了這樣的現象。

總結2:疫情之后的數字化趨勢

    最后總結一下,在六個方面,我們認為是數字化方式可能能夠從厄運中學到的東西,我們也希望這些東西能夠變成未來的資產。第一是在線,應該變成社會各界的共識,因為這種方式更高效,更環保。第二是:城市的發展水平是靠數字化能力來定位的,數字化越好的城市,應對危機的能力越強,疫情只是一種表現,未來我們還會遇到其他黑天鵝。第三是企業如何數字化變成了一種跨越生存線的非常重要的基礎設施。第四是治理,大家提到很多關于如何利用數字化提升治理,尤其是基層治理,批發市場能夠通過數字化的方法提前治理起來。第五是數字化的身份,通過像杭州的健康碼模式,在防疫過程中高效提升復工復產的效率,第六是供應鏈,數字化成為供應鏈應對黑天鵝的勝負手。 

    回顧一下內容,大概講了三方面。一是我們(包括其他互聯網平臺企業)在整個抗疫中過去幾周做的事情。二是在目前抗疫關鍵期,我們在防疫、復工及人口流動的時候,如何更精準地提升應對疫情的效率。最后從更廣泛的意義,展示了疫情之后的經濟恢復及整個社會的數字化生存。最后,希望網友們能夠記住,這次疫情雖然造成了非常沉痛生命代價和財產損失,但是希望這些代價不能匆匆而過,而是要幫助我們更好地去塑造未來,通過數字技術塑造更好的社會和更好的文明。謝謝大家,謝謝各位網友。

    公開課錄播視頻觀看鏈接:https://url.cn/5QZpqBC?sf=uri

    (如需轉載,請注明來源:中國互聯網協會)

分享到:

[政府部門] 工業和信息化部 | 中華人民共和國國家互聯網信息辦公室 | 國務院新聞辦公室 | 科學技術部 | 商務部 | 文化和旅游部 | 公安部 | 民政部 | [更多]

[相關機構] 中國信息通信研究院 | 中國科學院 | 中國工程院 | 中國科學技術協會 | 政務和公益機構域名注冊管理中心 | 中國互聯網絡信息中心 | 工業和信息化部信息中心 |             國家計算機網絡應急技術處理協調中心 | 12321舉報中心 |

[國際組織] ITU | ICANN | ISOC | IETF | APNIC | IEEE | CERT | IGF | SPAMHAUS |

龙溪股份股吧